彩繪李火增線上攝影展 首頁 東瀛見聞 日以為常 斯土斯民 浮白載筆
彩繪李火增線上攝影展

東瀛見聞

一個仕紳在日本的記憶

東瀛見聞 1938

東京・金龍山淺草寺本堂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李火增原作

淺草街道

東京・淺草公園六區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1938年10月底,庶民攝影家李火增搭乘「內臺航路」定期郵輪抵達日本內地,展開生平唯一一次的內地旅行。他所見到的東京,是經歷過1923年「關東大地震」從廢墟中重生的東京,主要街道上出現煥然一新的諸多現代主義建築,例如影像中可容納數百人用餐並號稱「東洋第一大食堂」的「須田町食堂」與右方「裝飾主義」色彩的演藝場所「淺草大勝館」,都呈現出與臺北截然不同的都會景象。



李火增原作

花川戶即景

東京・松屋淺草店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花川戶)
李火增在東京雖然遍訪名勝,但是卻只留下為數不多的影像紀錄,更讓人意外的是捨棄了在臺灣慣有的「街頭獵影」風格,反而以各式建築作為獵取對象,或許東京大都會中有別於臺灣的新式建築才能吸引他的眼光吧!鄰近淺草商業鬧區「花川戶町」的「松屋百貨淺草店」建於1931年,為「交通共構」性質的商業建築,不論是「裝飾藝術」的宏偉外觀,或是可連結地面、地下交通的整體性規劃,加上位於頂樓的現代機械化遊樂設施,都成為矚目的焦點。



李火增原作

淺草雷門驛

東京・松屋淺草店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花川戶)
在李火增進行「內地之旅」前,臺北的「菊元百貨」與臺南的「林百貨」他都曾經前往造訪,但是面對「松屋」這樣規模巨大、設備新穎又具有轉運站功能的碩大建築,無疑還是為他帶來極大的震撼。「松屋淺草店」三樓頂端掛著「東武電車」與地下鐵入口的指示牌,與建築壁面的裝飾形成平衡感十足的配置。在三樓的窗邊是員工休息區的一隅,他也捕捉到從業員的休憩瞬間。



李火增原作

靖國前的白衣戰士

東京・九段靖國神社
(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
李火增在東京旅遊期間也前往「靖國神社」,對明治維新以來為國家犧牲生命的官民英靈參拜。影像中由「神門」往入口參道方向拍攝的「第二鳥居」是在1887年由「大阪砲兵工廠」所鍛造,右前方則是夜晚照明用的「常灯明台」石燈籠。然而最讓李火增注意的是,影像中的「白衣戰士」傷兵。該名已經失去左臂、雙足受創的傷兵顯然也是攝影狂熱者,努力用單手操作著相機試圖為長眠於神社中的同袍留下前來參拜的紀錄。



李火增原作

曹洞宗禪寺

東京・泉岳寺本堂
(日本東京都・港區高輪二丁目)
身為「曹洞宗江戶三大名寺」之一的「泉岳寺」歷史可遠推到1612年,之後在德川幕府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的授意下遷寺於當今港區高輪位置。然而本寺在戰前成為東京名勝不僅只是宗教上的理由,更重要的是從十八世紀初以來膾炙人口的忠勇代表性人物「赤穗四十七義士」長眠於此。截至今日為止,赤穗《忠臣藏》的故事不斷被改編成為戲劇、落語、連續劇、電影等大眾娛樂題材,同時在每年12月中旬前後持續播出,儼然成為日本民眾年度行事曆的一部分。



李火增原作

國際通道路

東京・淺草仁丹塔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西淺草一丁目)
「居家必備良藥森下仁丹」主治暈車暈船、噁心宿醉,其創辦人森下 博在1895年「乙未之役」從軍來到臺灣,看到住民所服用的藥丸獲得靈感,之後於1905年以漢藥方為基底開發出風靡日本的產品「懷中之藥森下仁丹」。不論是「仁丹」兩字,或是身穿大禮服的外交官登錄商標都是出自於森下 博之手。初期的「仁丹」是紅色的大藥丸,之後經過逐年改進才演變成今日的銀色小藥丸形狀。「森下仁丹」在全國各地豎立許多廣告招牌異常吸睛,其中最著名的是影像中位於西淺草的廣告塔。



李火增原作

震災復興建築

東京・築地東京劇場
(日本東京都・中央區築地四丁目)
「關東大地震」之後眾多「帝都復興建築」中的代表作之一,就是竣工於1930年的「築地東京劇場」。這棟充滿厚重感與繁複裝飾的建築,可以容納上千名觀眾,同時分成數個演出空間提供不同形式的表演需求。在李火增的東京之旅底片中,有超過半數是前往觀賞各型歌舞伎、舞台劇、舞詠、歌唱、異國民族歌舞時所拍攝。在東京的夜晚,遍覽在臺灣難得一見的藝文演出,成為他每日餘興的重心。



李火增原作

帝都起點

東京・日本橋
(日本東京都・中央區日本橋一丁目)
位於東京都橫跨日本橋川的日本橋,最早在1603年由德川幕府以木橋興建,其後歷經19次改建,終於在1911年整建為影像中的雙拱石橋。在日本橋左右邊石墩上,首尾兩端是手扶車輪的獅子與中央背負翅膀的麒麟銅雕,分別代表著日本的道路樞紐與飛向未來的帝國前景,同時日本橋的正中央也是日本全國道路的起點。李火增在此順手拍下標準上班族裝扮的男士,以及後方的「野村生命」與右方的「三和銀行」(現今「三菱UFJ銀行」大樓)。



李火增原作

淺草松竹座

東京・淺草公園六區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位於淺草娛樂街的「淺草松竹座」,同樣是可以容納千人以上觀眾的綜合性演出場所。該劇場原本是以播放西洋電影為主的場地,但是在1931年之後成為松竹集團專屬的「豪華歌舞劇」(Revue)演出場地。有別於傳統演員清一色都是男性的武俠舞台劇「劍劇」(臺灣稱為「Chanbara」),影像中李火增拍攝到該劇場正在演出不二洋子領銜、全數女性演員演出的「女劍劇」,該劇種在1936年之後轟動關東地區造成一票難求,甚至各地紛紛成立「女劍劇」劇團爭相模仿。



李火增原作

雷門通前

東京・淺草寺周邊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1938年10月26日日軍佔領漢口,進而迫使甫將行政機關、軍事統帥部由南京遷移至武漢的蔣介石政權再度往西南方向後撤,此一戰役結束似乎讓人覺得中日之戰即將宣告結束、和平之日在望。日本面對此一重大軍事勝利全國各地家戶懸掛國旗、團體學生舉行勝利遊行、報章媒體大幅報導,在這個時間點下李火增正好在東京旅遊。在心裡層面有意無意的驅使下,如同前頁與包含本頁在內的數幀照片中,他記錄下「祝漢口陷落」的舉國歡騰氣氛。



李火增原作

有聲有色

東京・淺草公園六區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影像中右方創立於1911年的「金龍館」與左方創立於1887年的「常盤座」,都是屬於「松竹」影視集團旗下的演出場所。其中「金龍館」是以播放西洋電影為主,但是在中日戰爭期間基於民眾對「新聞影片」的需求日益增加,「金龍館」加入「松竹新聞劇場」的行列,但是對外還是以代表西洋電影的米老鼠作為號召,在入口處還有「祝漢口陷落、廣東陷落」的布條與紙燈籠。而一旁的「常盤座」則是以極受歡迎的喜劇劇團「歡笑王國」定期演出作為號召。



李火增原作

淺草表參道

東京・淺草寺仲見世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直至今日,淺草寺依舊是臺灣人前往東京觀光的必經之地,1938年的李火增東京之旅也不例外。在淺草「雷門」至「仁王門」(今「寶藏門」)之間250公尺的道路上商家林立,同時由於攻克武漢的時間點,在入口處懸掛出「祝漢口陷落」的大型祝賀看板,各商家則懸掛國旗作為慶賀。然而在祝賀之餘,看板下方還有「堅忍持久」字句,顯然這場戰爭比國民心裡預期中的更加耗時,也看不出短期內可以走出戰爭隧道的跡象。



李火增原作

淺草表參道

東京・淺草寺仲見世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淺草「仲見世」商店街的歷史可以上推至十七世紀,在明治維新之後土地收歸國有並將攤販改造成煥然一新的磚造店鋪。然而「關東大地震」讓淺草一帶建築嚴重毀損,1925年又重建成為李火增影像中的鋼筋水泥兩層建築。有別於日本其他寺廟、神社的參拜道路大都是鋪上碎石、環境清幽肅穆,淺草寺的「表參道」則是在石板地面的兩旁商家林立、人潮洶湧熱鬧非凡。這不僅代表淺草寺是繁華地區的中心點,同時也是大東京庶民商業的朝聖景點。



李火增原作

啖呵賣

東京・淺草寺仲見世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李火增在「仲見世」看到一攤日本稱為「啖呵賣」,等同臺灣「打拳賣膏藥」的商店,商家在販售的是茨城縣名產「蝦蟇油」。所謂「蝦蟇油」相傳是取自於筑波山的蛤蟆耳後脂肪乾燥製成的藥膏,是專治刀傷、燙傷的漢藥。在日本市集上常可見到販賣「蝦蟇油」商人,以實際演出的方式用刀劍在手臂上劃出傷口,在鮮血直滴之下快速塗上「蝦蟇油」,不僅立刻止血而且皮膚不見傷口。販賣者會搭配以流暢話術的口白,至今已經演變成為一種傳統說唱藝術。



李火增原作

商店街一隅

東京・淺草寺仲見世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淺草寺除了供奉觀音的「本堂」之外,周遭地區還有供奉其他神佛的支院,例如在「仲見世」的西側庭院中就有供奉阿彌陀如來與德川家歷代將軍牌位的「傳法院」。在「傳法院」前通往「仲見世」的道路上,開滿食堂或是販售飲料的商家;而「仲見世」的參拜道路兩旁則聚集販售玩具、和菓子與當地名產的各式商店。影像中的玩具攤販出現戰時應景的防毒面具、航空兵還有紅極一時的「野良犬黑吉」面具,上方還有等同臺灣布袋戲的「手踊人形」。



李火增原作

仁王門前

東京・淺草寺仁王門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淺草寺繁華的商店街到「仁王門」前告一段落,現今被稱為「寶藏門」的「仁王門」是在戰後重建並改名。從江戶時代以來在「仁王門」的左右兩邊安置著「金剛力士」(仁王)因此得名,而重建後之所以稱為「寶藏門」則是因為該處藏有國寶佛教經文所致。在通過「仁王門」時上方有書寫著「小舟町」的紅色大燈籠,這是由日本橋「小舟町」商家所共同募資供奉的紙燈籠,雖然時代物換星移但至今仍然繼續維持這項超過400年的傳統。



李火增原作

仁王門旁

東京・淺草寺仁王門與五重塔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在李火增由「本堂」右前方拍向「仁王門」全景的影像中,可以發現該門左後方出現一座巨大圓頂的「石造灯明台」,更後方則出現著名的「五重塔」。與今日地景不同,由於1945年在美國對東京軍民無差別地毯式轟炸之下,淺草寺區域中的「本堂」、「仁王門」、「五重塔」均遭到嚴重損毀,戰後重建時將「五重塔」移至面對「仁王門」的左後方,而原本緊鄰「仁王門」後方左右兩旁的數座夜晚照明用途的「石造灯明台」則始終未曾重建。



李火增原作

仁王門遠眺

東京・淺草寺仁王門與五重塔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李火增站在淺草寺「本堂」台階上遠眺「仁王門」的光景。淺草寺「本堂」主要供奉觀世音菩薩,因此也被稱為「觀音堂」。在「本堂」的後方由於是另一個空曠公園,因此在假日也會出現市集。在下頁的左圖中則出現戰前的淺草「五重塔」以及「石造灯明台」。而該頁右圖則出現「東京消防團」的義消人員正在步上「本堂」台階,影像上方的「觀音堂」匾額以及書有「聖觀世音菩薩」的燈籠清晰可見。



李火增原作

金龍山淺草寺五重塔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李火增原作

金龍山淺草寺五重塔

(日本東京都・台東區淺草)



李火增原作

港都神戶

神戶驛舍前
(日本兵庫縣・神戶市中央區)
神戶港是連結臺灣與日本內地「內臺航路」海上交通的終點站,雖然在1900年代之後航線延長至橫濱,但是大多數的旅客寧願選擇在神戶下郵輪然後搭乘「東海道本線」鐵道前往東京。李火增在11月中旬結束東京之行後,就搭乘鐵道返回神戶在該地進行幾日旅遊之後,再由神戶港搭乘郵輪返回基隆港。影像中左方是「神戶驛」的出入口建於1930年,由於鄰近神戶港交通便捷,是往返神戶的旅客必經之地,地位類似「臺灣的門戶・基隆驛」。



李火增原作

驛前圓環

神戶驛前商店街
(日本兵庫縣・神戶市中央區)
1874年日本第二條鐵道大阪-神戶線通車,1889年由「神戶驛」延伸至東京新橋的「東海道本線」開始營運,至此「神戶驛」成為連結本州東部的交通要道。由李火增的影像中可以見到「神戶驛」出入口對面的商店街,幾乎都是以飲食店為主,其中出現兩間販賣號稱源自於神戶當地名產的「瓦煎餅」商店。同時在道路當中的圓環裡,豎立著距離車站不遠的「湊川神社」標示石碑,該神社供奉十四世紀以死效忠天皇並誓言「七生報國」的「軍神」楠木正成。



李火增原作

神戶西國街道

前外國人居留地
(日本兵庫縣・神戶市中央區)
神戶是日本幕府在西方列強「砲艦外交」下被迫開港通商的地區之一,同時鄰近神戶港周邊的78,000坪土地基於不平等條約,在1868年至1899年被劃為「外國人居留地」,在此地西方人可以享有「治外法權」不受日本法律約束。由於各國洋行、異人館均設於此地,因此商業林立、現代化設施齊備,在不平等條約廢除後逐漸成為商業中心,到戰後「三宮驛」周邊取代原本「神戶驛」成為神戶最繁華的商業區域。



李火增原作

神戶市營電車

前外國人居留地
(日本兵庫縣・神戶市中央區)
與日本其他大都市如:東京、橫濱、大阪、京都、名古屋相比,神戶市的路面電車起步最晚。雖然神戶在1910年才出現第一條行車路線,但是短期之內就發展出16條路線構成35.6公里的交通網路,直到1971年才全面退出神戶交通運輸。在其他都市還在採用木質車廂的時代,1930年起神戶市營電車已經全面採用鋼製車身、自動門以及「朝前雙人座椅」設計。「神戶市電」捨棄穩重的深紫色、茶色改採黃綠色搭配奶油綠的車頂,因此被市民暱稱為「綠色市電」。



李火增原作

@版權所有 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