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繪李火增線上攝影展 首頁 東瀛見聞 日以為常 斯土斯民 浮白載筆
彩繪李火增線上攝影展

日以為常

觀景窗下的方格私語

日以為常 1935~1945

下奎府町.「高義閣」洋館前
(臺北圓環周邊.南京西路)



李火增原作

曹洞宗龍山寺

臺北.龍山寺町一丁目
(臺北廣州街.龍山寺)
名剎艋舺龍山寺原由福建晉江的安海龍山寺分靈而來,主要祭祀觀世音菩薩,1740年第一代建築落成。之後於1815年因地震、1867年因颱風受損,在艋舺當地仕紳的合力募資下進行重修整建。1920年開始的第三度重修時,由辜顯榮、吳昌才領銜委員的不僅只網羅艋舺當地人士,募款發願對象已經擴及整個北臺灣,這次完成於1924年的最大規模重修,等同奠定該寺在北臺佛教信仰上的獨特地位。



李火增原作

祝日提灯

臺北・榮町一丁目
(臺北.衡陽路)
1942年10月28日「臺灣神社祭」前後臺北「榮町」景象,在道路中央架起「奉祝提灯」牌樓,同時兩旁商家也紛紛掛起國旗與「提灯」作為裝飾。由靠近「臺北新公園」方位的「榮町」一丁目往二丁目的「辻利茶舖」方向望去,右側依序可以看到「Asahi朝日寫真館」、「美津濃運動用品店」以及「江山樓榮町支店」。在大稻埕遠近馳名的「江山樓」在此開設支店,臺灣料理受歡迎的程度可以由對面另一家本島人開設的平價臺灣料理食堂看得出來。



李火增原作

臺北橢圓公園旁

臺北・榮町前西三線道路
(臺北.中華路、衡陽路前)
由北門順著「西三線道路」往南,就會來到「臺北橢圓公園」(西門圓環)。該大片公園綠地是為打通「城內」與「艋舺」區域,由原大清時期「寶成門」(西門)拆除而建。越過「西三線道路」上的鐵道平交道之後就會進入「榮町」區域,影像中左側美麗磚色的「臺灣日日新報社」就是「榮町」的地標之一。路上的女性無論是穿著輕薄透明「喬其紗」材質剪裁而成的「長衫」、合身時髦的洋裝,與迎面走來的亞麻質地裝扮紳士,都呈現出盛夏景致。



李火增原作

接袂成帷

臺北・榮町三丁目街道
(臺北.衡陽路)
「榮町」是「臺北城內」區域商業最鼎盛之處,從樓高七層的「菊元百貨」往左望去寢具店、樂器行、洋服店、和洋料理「光食堂」本店、珠寶店、和服店比鄰而立,最左側可以看到「臺北信用組合」(今合庫城內分行)入口一角。李火增拍下排隊等待公車與逛街的群眾,在服裝上融合了當時在臺灣的各種不同族群傳統與現代款式,但是卻很巧妙的形成一種視覺上的特色,絲毫不見違和感。



李火增原作

時局特展

臺北・大和町「臺北公會堂」前
(臺北.延平南路中山堂前)
「臺北公會堂」完成於1936年,建造的目的是提供市民集會、文化展覽、藝文活動的重要場所。中日戰爭爆發之後,1938年間整個福建、廣東華南地區有重大改變。先是在4月間廈門陷落、10月間廣州陷落,進而在1939年2月海南島也被日軍攻佔成功。在佔領上述地區之後,日本政府要求臺灣總督府招募翻譯、農工、醫療專業臺灣本島人前往協助開發、治理,為協助各界瞭解華南新局勢的變化,因而出現影像中的「時局南支展覽會」。



李火增原作

鑼鼓喧天

臺北・西門町一丁目西門圓公園
(臺北.成都路、漢中街口)
為慶祝「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的節節勝利,1942年10月28日的「臺灣神社祭」擴大舉辦造成萬人空巷。影像中是在「新起町警察官吏派出所」(今漢中派出所)前,來自艋舺地區「八甲會」青少年迫不急待想要接手「神輿」的隊伍。高聳的「臺灣神社」旗幟,以及印有「八甲會」的前導「流旗」迎風飄揚,在帳棚前還可見到由「新起町」供奉的提灯。而派出所後方的「西門町市場」(今紅樓)正面八角型屋頂也清晰可見。



李火增原作

五穀豐登

臺北・西門町一丁目新起街市場旁
(臺北.成都路西門紅樓周邊)
1942年的「臺灣神社祭」的活動有超過數十萬臺北市民參加。「神輿」遊行路線是由位在圓山的「臺灣神社」南下,沿著「敕使街道」(中山北路)轉向西面進入大稻埕地區之後,由「鐵道部」前穿過北門來到「西門町」,最終在「新公園」前解散。雖然「神輿」無法一一繞行全數臺北市六十餘町,但是各町會派出代表在沿途設下休息區或供奉區域,影像中即為「兒玉町」(今南昌街一帶)所奉納的休息區,可見到右方的「神輿」以及左方的兒童用的「子供神輿」。



李火增原作

紀元二千六百年

臺北.文武町二丁目新公園
(臺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1940年正逢日本「紀元二千六百年」,影像中為11月10日11時於「臺北新公園」舉行的「島都奉祝式典」,官民各機關、團體總計5萬人參加,在朝皇居方向致敬之下展開盛典。在高唱國歌與當年廣為傳唱的〈紀元二千六百年〉紀念歌之後,「臺北放送局」同步現場轉播位於東京皇居的式典狀況,11時25分廣播傳來近衛文麿首相高呼「天皇陛下萬歲」之聲,「臺北新公園」現場5萬人則同聲齊呼萬歲三聲,最終在氣笛齊鳴之下式典隆重結束。



李火增原作

送舊迎新

臺北・西門町一丁目新起街市場
(臺北.成都路西門紅樓)
臺灣於1895年改隸之後的第二年開始公告實施「太陽曆」,但是對照於在臺灣的日本內地人於1873年起就開始統一過陽曆新年,總督府對新領地並未禁止本島居民過舊曆新年習俗,於是形成「一個臺灣,兩個過年」的狀況,直到1930年代之後臺灣本島人中部分開始過陽曆新年。影像中位於「新起街市場」與「稻荷神社」中間的臨時市集,出現販賣日本新年時用的「門松」、「紙垂」節慶裝飾物攤販。



李火增原作

選舉票所

臺北・太平町六丁目太平公學校
(臺北・延平北路二段太平國小)
影像為1939年臺灣第二回「市會議員及街庄協議會員選舉」,位於「太平公學校」投開票所前的候選人旗幟,在此之前臺灣已經於1935年歷經第一次地方選舉。仔細看旗幟會發現只顯示候選人姓名而沒有加上號碼,此處與沿用至今的日本選舉方式有關。選舉人必須親手用漢字或假名寫下候選人姓名在選舉投票用紙上,計票時只要能辨識其所書寫的候選人姓名則從寬認定為有效票,與今日臺灣選舉使用的「蓋章」方式大相逕庭。



李火增原作

緊盯選情

臺北・大和町「臺北公會堂」
(臺北.延平南路中山堂一側)
在日本時代結束前的兩次地方選舉中,透過總督府在事前不斷的宣導與演練,選風良好、未曾傳出舞弊或釀成事端。在1935年最高票當選「臺北市會議員」的律師蔡式穀,於1939年的第二回「市會議員及街庄協議會員選舉」的30名候選人中再度脫穎而出順利連任,反倒是戰後他不再參選過著半隱居的生活。影像中可見選務人員爬上爬下不斷更新開票佈告,群眾則目不轉睛看著計票結果。(延伸閱讀:《看見李火增III》)



李火增原作

魚貫而入

臺北・建成町一丁目
(臺北.天水路)
在1930年代中期開始培養出攝影嗜好的李火增,用「徠卡相機」記錄下「建成町」住家斜對面家長們與幼稚園學童搭乘「臺北市營乘合自動車」,準備前往校外教學的景象。畫面中小朋友戴著代表幼稚園學童的小圓草帽,而家長們顯然也是盛裝而行,尤其由女性家長們的穿著看來,洋裝與「長衫」已經蔚為主流,壓倒臺灣傳統的上下兩件式「大襟衫」。另外由影像構圖看來,酷愛拍攝美女的李火增,取景的重點應該是畫面中央的女老師吧。



李火增原作

永樂市場入口

臺北・太平町三丁目
(臺北.延平北路二段)
「太平町」是大稻埕地區的商業聖地,然而如果論及南北雜貨、生鮮食品採購,鄰近的「永樂町」一帶還是傳統大宗商家所在。影像中是位於「太平町」的「永樂市場」出入口前,店家「玉山堂」高掛著「臺北名產雞卵卷」招牌作為攬客號召,而河洛語與客語中所謂的「雞卵糕」則是蛋糕。大稻埕地區的現代化市場完成於1908年,之後在1922年改建為「永樂市場」,1933年再度增建成為擁有8棟建築、包含布市在內有200多家店面的大型商場。



李火增原作

演習盛況

臺北・建成町一丁目
(臺北・天水路)
在「建成町」上「青年團」與「壯丁團」成員正在舉行逼真的「毒氣攻擊」防空演習,由參與演習的青年們手上掛著的「警」字臂章研判,時間應該是在1941年總督府將原本「消防組」義消組織,改制成防災範圍更大的「警防團」組織之後。在遠方煙霧瀰漫處,參與演習的成員認真的戴上防毒面具操演,而鏡頭近處的「警防團」成員則將手插在褲子口袋裡一派悠閒;更遑論街道兩旁比演習人員還多的民眾,以及跟著向前奔跑想要看熱鬧的孩子們。



李火增原作

馬上英姿

臺北・下奎府町一丁目
(臺北.寧夏路、臺北圓環)
1938年至1940年之間在「下奎府町派出所」前出現了難得一見景象,「臺灣山砲大隊」的官兵騎著駿馬演習歸來出現在「臺北圓環」道路上。影像最前方的是「士官候補生」准尉,其後方配戴指揮刀的砲兵少佐更是威風凜凜,右後方則出現獸醫兵科的上等兵;後方跟著協助部隊移動維持交通的「巡查騎警」,以及兩位貌似民間人士的紳士。在日本時代大型聚會場合會由「騎警」維持秩序以獲得較佳視野,但是軍隊鮮少出現在民眾面前,無怪乎李火增會趕快按下快門記錄下這一刻。



李火增原作

舊日風情

臺北・港町三丁目
(臺北.貴德街)
由「錦記茶行」附近的「港町」三丁目往「永樂町」的方向望去,遠處可見到商號「陳聯興」(今「台原亞洲布偶」)的三層洋樓;而李火增是站在清治時期就成立的藥材商「林協興智記」附近所拍攝。大稻埕的發展是從鄰近淡水河的「港町」、「永樂町」區域開始延伸,清治末期「郊商」貿易商、洋行、茶商、各國領事館大都因船隻航行之便沿大稻埕碼頭邊聚集。在日本時代開啟之後,許多日本商社也設置於此,以便對華南、東南亞地區進行貿易。



李火增原作

@版權所有 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