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繪李火增線上攝影展 首頁 東瀛見聞 日以為常 斯土斯民 浮白載筆
彩繪李火增線上攝影展

斯土斯民

人與生活交會下的悸動

斯土斯民1935~1945

臺北臺灣神社.神樂殿
(臺北.圓山)



李火增原作

舊日風情

臺北.臺北圓公園
(臺北.臺北圓環)
臺北人記憶中的「臺北圓公園」,2017年拆除不具實用性的「美食館」之後,如今已經成為一片步道與綠地。這座位於臺北市西區交通要道的圓環,形成於1908年的「臺北市區改正計畫」中,藉由圓環分隔出「下奎府町」、「日新町」與「建成町」三個行政區域(今南京西路、寧夏路、重慶北路以及天水路)。到了1920年代,每當黃昏時刻,「臺北圓公園」當中與周圍區域逐漸出現黃昏市場與夜市,此景象到1930年代達到高峰。



李火增原作

舊日風情

臺北.臺北圓公園
(臺北.臺北圓環)
日本時代的「臺北圓公園」是臨時飲食攤販的聚集地,各式鹹、甜「點心」充分滿足顧客需求。同時客層含括了當地勞動者、大小學生以及上班族,不論是「食飽」或是「食巧」,甚至如同日本的路邊可以小酌的「野台」,在此一應俱全。與今日唯一不同之處是在於「民風」,因此少見婦女客層在此大快朵頤。戰後的臺北圓環形成違章攤販的聚集之處,眾多出外打拼的外地人將此處當成經濟實惠的美食天堂,也形成共同的都市記憶。



李火增原作

職人尊嚴

臺北.臺北圓公園
(臺北.臺北圓環)
在日本夜晚出現的「野台」常見販賣臺灣稱之為「關東煮」的「御田」(おでん)攤販,客人可以任意選擇自己要的煮物當成下酒菜。臺灣本島人生活裡面則是有自己獨特的「烏白切」飲食方式,亦即隨性點選想要的菜餚,這樣的攤子通常飲酒才是目的。影像中貌似「臺北帝大」的學生與友人坐在攤前,注視著衣著整齊、頭帶呢帽的店主用心的準備餐食。在李火增隨意拍攝的照片中,這樣的裝扮也顯示出一整個世代人們的素質。



李火增原作

沁涼生津

臺北.臺北圓公園
(臺北.臺北圓環)
「臺北圓公園」的攤子販賣的「點心」與「盤子菜」幾乎無所不包,從糯米腸、蒸菱角、米粉炒、烏白切、燙魷魚、摵仔麵、鴨肉麵、飯食、「糋料」各式炸物,甚至出現鹿港特有的「煎堆」,這些都被李火增一一忠實記錄下來。除此之外,還有融合臺、和、洋的甜食糕點,以及影像中的精緻飲料攤。攤子裡擺著菊花茶、蘋果汁、楊桃汁等等冷熱皆宜的飲品,最獨特的是上方掛著類似今日「冰滴咖啡」的濾器,右上方還有告知客人出爐時間的木牌。



李火增原作

永樂市場的磨刀師

臺北・永樂町二丁目
(臺北.迪化街一段)



李火增原作

賣竹蟬的老人

臺北・永樂町二丁目
(臺北.迪化街一段)



李火增原作

夏日礤冰

臺北・永樂町二丁目
(臺北.迪化街一段)



李火增原作

光食堂前的僧侶

臺北・太平町二丁目
(臺北.延平北路一段)



李火增原作

救世軍國語保育所

臺北・建成町林氏宗祠
(臺北.重慶北路)
世界性的入世基督教組織「救世軍」在1895年傳入日本,「日本救世軍臺灣分部」卻遲至1939年才成立。該組織在大稻埕商借「林氏宗祠」建立「救世軍國語保育園」,招募臺灣本島人師資,投入學齡前兒童的國語(日語)幼教工作。此舉是為了讓從小生長在河洛語、客語家庭的本島人幼童,能夠儘早接觸國語以便將來能與小學教育接軌,不要「輸在起跑點上」。由於是義務免費教育性質,因此受到大稻埕地區家長的極大歡迎。



李火增原作

國語保育所活動

臺北.文武町二丁目新公園
(臺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日本救世軍臺灣分部」在臺灣不僅投入幼兒教育工作,舉凡募款、社會救助、訓練婦女職業技能、輔導貧弱家庭都是具體宣教活動的內容。左頁影像中是「國語保育所」幼童運動會的景象,由小朋友們身上斜背的「襷」可以發現被分成紅、白兩隊。競賽項目包括「唱遊」、「沙包投籃」、「拔河」、「滾大球」等等。而本頁影像則是老師與幼童、家人一同前往「臺北新公園」校外教學用餐時景象,校方向來積極鼓勵家長能陪同學童共同參與校內、校外活動。



李火增原作

花嫁行列

臺北.臺灣神社
(臺北.圓山)
在李火增的作品中,完整記錄下日本時代的四場婚禮,包括了傳統和式、傳統臺灣習俗與兩場西式禮服裝扮婚禮。我們無法辨別和式與西式婚禮的當事人為臺灣本島人或是日本內地人,但也因此顯示出臺灣的多樣民間文化與習俗選擇性的自由。影像中是傳統的和式婚禮,男女新人分別搭乘禮車前往「臺灣神社」在神官的祈福下完成婚禮。花嫁新娘穿著華麗的「黑留袖」和服,而頭上的「白無垢」棉帽子,則是象徵:「今後將染上夫家的色彩」。



李火增原作

琴瑟相和

臺北・建成町一丁目
(臺北.天水路)
在結婚禮服上,相較於日本時代開啟之後臺灣的男士紛紛穿起西式的長禮服(Frock Coat)、燕尾服、西服,頭戴高頂禮帽、硬頂圓帽、呢帽;女性在禮服上的西化則在1920年代之後才逐漸開始。如今我們所認為理所當然的「白紗禮服」,因為本島人傳統上對「白衣」的忌諱,甚至一開始還出現紅色、粉紅色的版本,最後才逐漸演變成白色的婚紗禮服。影像中的新人,在傳統的祭祖、拜別父母之後,轉驅車前往「臺灣神社」進行「神前結婚」,也看出信仰上的多元性。



李火增原作

拽布披麻

臺北・建成町一丁目
(臺北.天水路)
人有悲歡離合,由李火增的影像也可一窺日治時期的喪葬景況。公祭地點在靠近今日「臺北圓環」的天水路巷內,遠處馬路上出現輓聯、招魂幡,巷內兩旁則佈置滿白色布條上書寫著敬弔人大名的各界花環。在弔唁人潮的簇擁下,供桌兩旁穿著黑衣與「國民服」的葬儀社人員,正引導穿著素衣的女眷上香祈求往生者的冥福。由這樣的傳統告別式景象,可以推測拍攝時間應在1940年12月之後,當時已經恢復一度被「皇民化運動」禁止的臺灣傳統出殯儀式。



李火增原作

宮型靈車

臺北・明石町臺北醫院靈安室前
(臺北.中山南路臺大兒童醫院)
在「臺北醫院靈安室」遺體安置室前,親屬與前方穿著「下駄」木屐的葬儀社人員,正等待著右方的「靈柩車」緩緩駛進。難得見到日本時代「靈柩車」的影像,在車頂上方可以見到日本佛寺、神社建築特有的「宮型」造型裝飾。在日本時代開啟之後,都會中傳統的人力抬棺逐漸消失,前期取而代之的是委由葬儀社代辦的「靈柩馬車」,進入1920年代之後逐漸出現由自動車改裝的「靈柩車」身影。



李火增原作

狹巷仰望

臺北州.淡水街崎仔頂
(新北市.淡水重建街)
淡水在1858年開港對外貿易,在基隆港建造完成之前是北臺灣最重要的商港;1895年6月9日由福島安正大佐率領的一支分遣隊在此登陸,展開日本的新統治。由影像中出現通往「崎仔頂」的上坡街道,路口的水果商行、蔬菜行商品擺設得十分整齊,連街道旁的排水溝也同樣得到妥善維護。這樣的景象很難想像在日本登陸淡水之初,當地公共衛生系統闕如、民眾缺乏清潔觀念的過往。(延伸閱讀《淡水新政記》)



李火增原作

青山碧水

臺北州・文山郡石碇庄
(新北市.石碇區)
石碇為依山而建的山城,最早為北臺灣藍染、茶葉重要集散地,同時居於臺北通往坪林、宜蘭的要道。影像中為橫跨石碇溪的石橋,街道則依溪流河道順勢而建。當地建築因地勢影響,大都捨棄傳統在屋外設有「亭仔跤」騎樓形式,直接在溪床上方架起樑柱支撐,形成傍水而居的特殊景象。在日本時代石碇礦業開採之後,大批相關從業人員湧入盛況一時,為解決學童就學問題,1904年在此設立「深坑公學校石碇分校」。



李火增原作

波光涼風

臺中市・橘町四丁目「綠川」
(臺中市.綠川東街)
每座美麗的都市都會有一條婉約的河川,同時也會成為生活中的共同記憶。1900年後開始,臺中的「綠川」在經過逐步河川整治之後,免除了之前因為河道蜿蜒所造成的氾濫,兩旁築起牢固的卵石護岸,不僅在維修上方便同時也兼具民眾「親水」的生活型態。影像中成群婦女由直抵河床的階梯而下,在「綠川」河邊洗衣,一旁除了可以看到前來幫忙的小朋友之外,右方還有鴨子游過河面,呈現都市中難得一見的景象。



李火增原作

瓊樓追憶

臺南市・北門町二丁目「臺灣日報社」
(臺南市.站前圓環成功路)
影像中為曾經座落於今日臺南車站正前方圓環成功路轉角的「臺灣日報社」美麗建築。《臺灣日報》原名《臺南新報》,1937年後將社址設於此處,並且於東側擴建新廈(右方建築);而原有西側建築是建造於1922年的「三井物產株式會社臺南支店」,雖然東側為增建但仍與舊有建築渾然一體。戰後,《臺灣日報》為國民黨營《中華日報》劫收,並於1981年拆毀原建築改建為「國賓大樓」私下轉售獲利,成為不當黨產的實例之一。



李火增原作

合同廳舍

臺南市・錦町臺南州合同廳舍
(臺南市.中西區中正路)
影像中的「臺南州合同廳舍」,最初只有於1930年所建成的六層樓中央「望火樓」高塔,作為城市消防的瞭望台。1938年擴充增建其餘三層樓廳舍,交由「消防組詰所」、「警察會館」與「錦町派出所」作為聯合辦公使用。最讓人感覺不可思議的是影像左方精心修剪的榕樹,與市區街道、廳舍形成幽雅一致的情境。1945年由呂宋島起飛的美軍轟炸機大舉對臺灣進行轟炸,「臺南州合同廳舍」建築也遭戰火波及遍佈彈孔。



李火增原作

古城流光

臺南・安平熱蘭遮城址
(臺南.安平區安平古堡)
1897年臺灣總督府將原本荷蘭人所建但已殘破的「熱蘭遮城」重新整地,在原址上建立紅磚階梯高台,之後增建「稅關支署官舍」與白色煉瓦石造燈塔。1930年總督府為紀念荷蘭在臺建城,因此在臺南舉辦為期10日的「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特邀當時荷蘭駐東京公使前來植樹以誠實面對歷史。在燈塔前方原本有一座建於1941年的「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址」石碑,該石碑文字在戰後被塗毀改為今日所見的「安平古堡」四字。



李火增原作

少女與檳榔

花蓮港廳・研海支廳蕃地臨海道路
(花蓮縣.秀林鄉蘇花公路旁)
李火增在「臨海道路」車輛休息處旁,遇到這位少女小販。一如那個時代的商家,少女除了整潔的衣物外表之外,商品盒上排列得一絲不苟,上面有香菸、錢筒,還有一包包精緻包裝過的檳榔。李火增在巴士上以俯視角度,留下少女期待客人購買的眼神,也留下她的職業尊嚴。一如前述販賣「竹蟬」的老人,雖然不是錦衣華服但衣著整齊、頭戴呢帽,顯現出作為一個「文明人」的尊嚴;這不僅是個人問題而已,也是一整個世代的素質與價值觀。



李火增原作

@版權所有 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