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繪李火增線上攝影展 首頁 東瀛見聞 日以為常 斯土斯民 浮白載筆
彩繪李火增線上攝影展

浮白載筆

風月遊興下的沉醉享樂

浮白載筆1935~1945

臺北太平町上的李火增
(臺北.延平北路)



李火增原作

春秋競馬

臺中州.大肚山競馬場
(臺中市.后里區)
日本時代臺灣最大的競技娛樂活動非每年春、秋兩季環島舉行的賽馬莫屬,身為攝影愛好者的李火增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影像中是在1936年新落成的「臺中州競馬場」,馬匹正在暖身,而參與的民眾則陸續進場詳閱賽馬資訊。臺灣首度出現賽馬活動是在1897年的「憲兵第一區隊競馬會」,屬於競賽、表演性質無關賠率。1928年11月第一場有賠率的賽馬「臺北乘馬會」,在臺北圓山運動場舉行,但由於帝國政府法令禁止賭博,因此獎金是用獎品作為取代。



李火增原作

春秋競馬

臺中州.大肚山競馬場
(臺中市.后里區)
1929年由安保忠毅擔任會長、金子光太郎擔任副會長、辜顯榮、林熊徵、蔡彬准、許丙等35人擔任發起人的「臺北馬事協會」成立,從此臺灣的競馬活動成為組織化、定期化。在此之前雖然臺灣沒有常規的賽馬活動,但是「賭性堅強」的民眾大量透過地下管道,將彩金壓注在「香港賽馬」、「馬尼拉賽馬」、「廣東賽鴿」等「跨海簽賭」活動造成本島資金大量外流,總督府見狀也樂於見到有助於資金留在臺灣的「馬事協會」民間組織成立。



李火增原作

競馬場前

臺北.北投競馬場
(臺北.北投復興崗)
1931年整合臺北、臺中、嘉義、臺南、高雄、屏東與稍後加入的新竹等競馬場,成立「臺灣競馬協會」統一比賽規則與賠率辦法,並定期於各地舉行賽馬活動。影像中可以看到臺北「北投競馬場」的秋季賽事場外景象,依照《臺灣競馬協會規約》規定每天賽事不得超過12場,未成年者、學生、協會相關人員與騎士不得購買投注馬券,參與賽馬活動的觀眾必須穿著整齊、場內不得喧譁以免驚動馬匹。在1930年代,賽馬已經成為最受歡迎的社交活動,紅男綠女大量湧進賽馬場,而影像中穿著時髦、腳踩銀色高跟鞋的女性更是吸睛。



李火增原作

競馬場食堂

臺北.北投競馬場
(臺北.北投復興崗)
由「北投競馬場」食堂出現兒童景象可知,賽馬也算是全家性質的娛樂活動。在食堂中食客除了自行準備便當者之外,也可於現場購置便當、蕎麥麵或是烏龍麵;左後方還有販賣咖啡、飲料的攤商。日本時代「競馬」活動上至總督、達官貴婦,下至一般民眾都深受吸引,連地方仕紳林獻堂也為之著迷。但是「人性」所造成的醜聞也時有所聞,新竹州、臺南州相繼發生「跑假馬」舞弊事件之外,還發生過為賭馬賣妻為娼、盜用公款等等社會新聞。



李火增原作

圓山的白衣戰士

臺北・圓山町圓山公園
(臺北.圓山公園)
1943年李火增與其他85名臺灣本島籍、內地籍人士入選為「總督府登錄寫真家」,除能享有戰時珍貴的攝影耗材資源提供之外,也得以藉由獲頒的胸章作為識別隨意拍照。他也與鄧南光等同好加入「臺北寫真報國同志會」,為總督府戰時宣傳所需拍攝記錄,影像中是該會在臺北「圓山公園」為前線受傷的「白衣戰士」帝國陸軍官兵所留下的身影。圓山公園建於1897年,是臺北第一座公園,與周邊的動物園、兒童遊園地、運動場、神社寺廟結合成帶狀遊樂區。



李火增原作

泮橋一景

臺北・大龍峒町孔子廟
(臺北.大龍街孔廟)
除了「街頭獵影」以外,李火增也經常與攝影同好一起邀集女性進行「出張寫真」的外拍活動,足跡遍及草山、北投、新公園與「臺北孔子廟」。影像中坐在「泮橋」上的即為鄧南光。我們現今看到的大龍峒「臺北孔子廟」是在1925年由陳培根所獻地、辜顯榮購地作為基礎開始興建,加上陳天來、吳昌才、李聲元、謝汝銓與黃純青等仕紳文人奮力捐輸號召,耗時14年終告全數完成。興建該廟的目的是要發揚「孔子聖教」學說,以對抗當時在臺灣興起的共產思想。



李火增原作

珠輝玉麗

臺北.文武町二丁目新公園
(臺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日本時代的「出張寫真」外拍風氣源自於1920年代的日本,當時在「大正民主」的風氣之下,女性的自主權利意識與日俱增,積極走入社會活動的結果不僅「出張寫真模特兒」蔚為風潮,甚至在1930年代還首度出現女性寫真家。當時日本的「出張寫真模特兒」主要來源是劇場演員、珈琲女給、舞廳女郎以及少部分的女學生,由於人數不多同時模特兒需要自備化妝與服裝,通常一天要價今日臺幣萬圓以上,因此攝影同好經常採集資分攤方式雇用。



李火增原作

丰姿冶麗

臺北.文武町二丁目新公園
(臺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當相機進入輕便化、隨身化之後的臺灣,自然也出現「出張寫真」的外拍風潮。臺灣戰前最早的「出張寫真」模特兒與日本內地相似,來源不外乎是劇團演員、藝旦、珈琲女給、友人客串或是當時被稱為「烏貓」的摩登女性,基本上都是兼差性質。然而因為模特兒數量有限,因此同好間「招團」一同外拍,不僅可以分攤費用也能藉機相互討教攝影技能,這也是在李火增、鄧南光、林壽鎰等人的作品中常會見到相同模特兒出現、甚至服裝相互借用的原因。



李火增原作

丰姿冶麗

臺北・大龍峒町孔子廟
(臺北.大龍街孔廟)



李火增原作

丰姿冶麗

臺北.文武町二丁目新公園
(臺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李火增原作

丰姿冶麗

臺北・圓山町圓山公園
(臺北.圓山公園)



李火增原作

丰姿冶麗

臺北.草山
(臺北.陽明山)



李火增原作

給仕悄悄話

臺北.太平町三丁目
(臺北.延平北路、南京西路口)
1931年於大稻埕開設的「珈琲維特」(Café Werthers),原本打算經營成歐式沙龍提供文化界人士傾談與舉辦藝文活動,但不敵市場「女給文化趨勢」於翌年改弦易轍引進「女給」進駐,而影像中則是「珈琲維特」正在講悄悄話的「給仕」女服務生。在當時,真正販賣咖啡的店家稱為「喫茶店」,名為「珈琲」的商家反而是販賣酒精飲料。然而「珈琲店」最大的賣點,還是周旋於店中、可以與客人談談小戀愛的陪侍女郎「女給」。(延伸閱讀:《看見李火增III》)



李火增原作

放歌縱酒

臺北.大稻埕一帶
(臺北.大同區)
大稻埕地區當時有許多遠近馳名的「酒樓」,例如吳江山開設的「江山樓」、陳天來的「蓬萊閣」等等。「酒樓」其實類似今日「星級飯店」的宴會廳性質,提供富商名流大宴小酌、婚禮酒席與會議聚會場所,而如影像中的陪酒「酌婦」則是由負責經紀業務的「檢番」派遣而來。李火增隨著自己的興趣拍攝下周邊人事物的日常、大量的酒室文化、連公眾集會景象也是出自於內心的自然認同;至於以「登錄寫真家」的身分,偶爾從事總督府的宣傳攝影則已是1943年之後的事情。



李火增原作

臺北.大稻埕「女給珈琲」

(臺北.大同區)



李火增原作

臺北・太平町「珈琲維特」

(臺北・延平北路、南京西路口)



李火增原作

臺北・太平町「珈琲維特」

(臺北.延平北路、南京西路口)



李火增原作

臺北・北投街「蓬萊閣」別館

(臺北.北投溫泉路)



李火增原作

@版權所有 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